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688 反面教材,莫得情面可講分享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刘福旺只是看了他一眼,“多少?”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88 反面教材,莫得情面可講閲讀
“罚款四千八。”姚定军说道,见刘福旺脸色难看,他急忙解释,“这确实有些多,我们也反应了几次,县里计生办的答复是她知法犯法,孩子都已经结婚,还生,如果不从重处罚,以后会有更多人超生……”
“晓得了。我带你们一起去她家。”
刘福旺没说什么。
4800的罚款,确实有些多。
对于四大队的人来说,也没有那么离谱。
按照刘春来原来的预估,这罚款,起码得六千以上。
刘福旺没反对,而是起身往外走。
这让一开始担忧不已,正在琢磨要是刘福旺反对,是不是先回去,等刘春来回来再来的姚定军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刘福旺已经到了门外。
急忙跟上。
“不会说话就闭嘴!”
“他本来就是代理支书啊!”付丽一脸委屈。
姚定军瞪了她一眼,“刘春来只要还当着大队长,他不同意当支书,就没人能取代这个位置,明白?”
付丽不明白。
却也不再说话了。
从生了孩子后,杨翠花就变得憔悴起来。
整个人,苍老了十岁。
刘福旺带着姚定军跟付丽来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包裹在襁褓中的孩子在外面晒太阳。
看到计生站的人,杨翠花的脸色顿时变了,起身就准备往屋里走。
“杨翠花,你不是说,任何处罚都接受么?躲啥?”
刘福旺沉声问道。
杨翠花看着刘福旺,咬牙又坐下了。
在屋里不知道忙碌着啥的刘文海,从旁边的灶屋里出来。
同样瘦得厉害,身上系着一条张兮兮的围裙,看到刘福旺,双手连着在围裙上擦了好几下,然后从兜里掏出烟,要给刘福旺跟姚定军发烟。
“不用了,老子不抽春雨!”刘福旺一点都不客气。
刘文海的动作,变得僵硬。
以前,他最差也是抽飞马,可从杨翠花怀上孩子后,就连春雨,一次都只能抽半截。
家里的日子,那是又回到了以前的状况。
虽然不再缺吃喝,却欠下了大队好几千的欠款。
“不用麻烦了,我们还有别的事情。根据……现处罚决定如下:刘文海、杨翠花夫妻,缴纳社会抚养费4800元,限半年内交清……你们看一下……”
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688 反面教材,莫得情面可講讀書
“多少?凭什么这么多!”杨翠花顿时咆哮了起来。
原本在襁褓中的孩子,也因为她突然的声音,吓得大哭。
可她顾不得了。
4800啊!
“这是根据你之前的级别以及收入来的……”姚定军解释。
杨翠花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随后则是扭曲,也顾不得孩子:“我都已经被大队撤职了,现在莫得收入,你们不如让我去死了算了……”
说完,把孩子放在之前坐的椅子上,就往姚定军扑去。
这是要拼命的架势。
被4800的罚款给弄得人都变得木讷的刘文海回过神来,急忙搂着杨翠花。
刘福旺只是在一边看着,也不说话。
姚定军把处罚通知书放在一旁的凳子上,丢下一句还有事情,就走了。
“天老爷啊,这是不让我活了啊……”
很快,后面传来了杨翠花的哭喊声。
“活该!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超生。我就想不明白,她有儿有女,为啥非得继续生……”付丽也是女人,对杨翠花却没有丝毫的同情。
刘福旺没说话。
只是默默地走着。
“刘支书,关于田丽跟孙小玉,你有什么提议?”姚定军递了一支烟给刘福旺。
春雨。
刘福旺接了过来。
姚定军心中有数了。
精华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688 反面教材,莫得情面可講閲讀
“这事情,春来也有交代,看计生办怎么处理,我们不干涉。违反了规定,就得承担后果……”刘福旺抽了一口,表态了。
如此一来,姚定军也就放心了。
到了垭口上,刘福旺没有邀请两人去大队部,两人也没有厚着脸皮去大队部。
“刘支书这是什么意思?”
付丽有些难以理解。
“他们大队,二胎是肯定会存在的。大队不会强制什么,同样也不会允许我们如同对别的大队那样,违反规定,也会接受处罚……”姚定军看着付丽。
这女同志,不太适合干这工作。
付丽还想问,可姚定军不再解释了,加快了脚步。
四大队的变化,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道路硬化,比县城还干净。
路上的车,很多。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688 反面教材,莫得情面可講閲讀
而统一规划修建的房屋,形成了比公社还繁华的区域。
每次到这里,他们说话的底气都不足。
不受欢迎,留在这里,只能招来冷嘲热讽。
大队部,刘福旺刚坐下。
刘文海就来了。
一脸畏惧地掏出了一包飞马,这是他刚在垭口上的杂货店买的。
“福旺叔……”
“老子抽叶子烟!”刘福旺拍了拍办公桌上的叶子烟跟烟竿,直接开始裹叶子烟,“如果借钱,可以不说了。”
“不,不借钱,福旺叔,我是想求你帮个忙,给计生站说一下,这么大一笔罚款,我们现在交不出来……看看能不能少点……”
见刘福旺看着自己,刘文海鼓起勇气,快速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他们交不起这罚款。
刘福旺不吭声,只是看着他。
“福旺叔,我们犯了错,被罚是应该的……可现在翠花没上班,我一个人一个月也只有24块的工资……”刘文海见刘福旺不吭声,咬牙继续说道。
他的腰,微微佝偻了起来。
满脸的可怜。
“你的意思,是你工资太低了?”
刘福旺冷哼一声。
刘文海急忙摇头表示不是。
“不管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当初春来劝过你们,我也说过后果,你们自己不听,我也没办法。自己犯的错,自己得认……等出了月子,让她回制衣厂当个缝纫工,你们一起挣钱交罚款吧……”
刘福旺叹了口气。
枪打出头鸟。
杨翠花因为当了厂长,这两年膨胀得厉害,开始目中无人。
撞到了刘春来的枪口上,他这个当老子的也没办法。
“福旺叔,这……”
刘文海是想求刘福旺帮着说说话,少罚款一点。
顺便,再求着刘福旺,把他调回原来的工作,最好是让杨翠花也能重新当回厂长,其他的,孩子没有分红,没有别的,也不那么难以接受。
“还想怎么的?难不成让杨翠花当回厂长?”刘福旺把烟竿在办公桌上敲了敲,一脸不屑地问道。
“嘭~”
刘文海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哭了起来:“福旺叔,我们现在快活不下去了……”
“是我不让你们活?”刘福旺气得笑了起来,“都当婆婆的人了,还特么的跟儿媳妇儿比着生孩子!国家的政策违反了,还特么的想不负责?”
“福旺叔,我们接受处罚啊……之前还欠着大队,我们两个人现在的收入……”
刘文海膝行几步,眼泪直流。
刘福旺心中难受,可他也没法去改变。
四大队需要反面教材。
原本,这个反面教材,很多人都认为会是胡定元等人,可胡定元现在老老实实地在制衣厂里当个工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不满,安排做啥做啥。
倒是杨翠花,这个最早支持刘春来的,却膨胀得厉害。
不管刘文海,刘福旺直接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杨翠花的孩子生出来,这就让整件事情都无法得到圆满解决。
大队部现在不再是以前,无论是在这边上班的,还是来大队部办事的,人来人往。
事情很快就传出去了。
杨翠花被罚以4800元的超生罚款,这让所有人都震惊。
哪怕整个大队所有人的收入相对来说比以前高了很多倍,兜里有活钱可用。
这依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普通社员,不是在厂里计件的,一个月算上工资奖金等,也只有五六十块钱的工资。
两个人不吃不喝,也得五年!
这不是重要的。
当天你下午,刘福旺就在大队的大喇叭上,再次强调了计划生育的问题,刻意说了,不管是田丽还是孙小玉,都只能当普通工人,没有可能再成为干部。
连孙小玉这样的总工都可以放弃,更不要说杨翠花这种没有多强能力的厂长。
所有人都意识到,杨翠花这厂长,没有可能了;刘青峰的技术员,同样当不成,甚至可能会因为杨翠花,把刘青峰的婆娘前途也给影响到!
没有人会觉得这种连坐制度有问题。
只要超生,工作会因为大队收了所有人的地,依然安排。
但是想要当干部,有更大的发展,没有可能。
甚至会因为自己在这事情上,影响到家里的人……
原本一些看着杨翠花生孩子,田丽跟孙小玉也超生而蠢蠢欲动的人,心中更是暗自警惕。
“去找刘春来!求他!”杨翠花满脸慌张。
孩子在一边哇哇大哭,她却没有任何心思给孩子喂奶,或是哄着孩子。
“大队长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把孩子哄着吧,哭得让人心焦!”刘文海没好气的说道。
杨翠花本来心中就有火,一听这,顿时把火往刘文海身上发,“刘文海,你这会儿嫌弃老子跟娃儿了?老子这还不是为了你刘家的香火……”
“你是为我家香火?你特么的不就是因为当了厂长,不得了!连刘春来都不放在眼里……要不是你,家里会是这样?一个好好的家,被你搞成啥样子了?”
刘文海的憋屈,顿时也发作了出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