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192章 盤算是挺好的閲讀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你说对了,我们家的身家已经缩水超过一半了,所以,无论如何要把公司搞起来,要不然……我们半辈子的心血就……”黄维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对于他的言外之意,窦玲还是很清楚的。
窦玲点了点头:“公司是不能就这样毁了,可问题是,我没有两个亿那么多啊,前前后后加起来,我全部也只有一亿多点点。”
“多点点是多多少?”黄维追问道。
“多千把万吧。”窦玲道。
“前面我们砸了六七千万进去,水花都没溅起几朵,这一亿一千万……”对于一亿一千万能不能起到效果,黄维实在不敢肯定。
“其实也还有一个办法,只是……”窦玲脑经转了转道。
“什么办法,你说,窦玲,还有什么办法?”听说窦玲还有办法,黄维一把搂住她,非常急切的追问道。
窦玲现在虽然离开了公司,不再参与公司的具体管理,可是她以前还是很能干的,公司的对内这一块几乎都是她在负责。所以她说有办法,弄不好还真的是有个万全之策也说不定。反正黄维目前是束手无策了的,因此,不管什么点子,他都可能会死马当活马医。
“找银行,资金银行有的是,我们可以找银行贷款。”窦玲的凤眼一睁道。
“我还以为什么办法呢,贷款啊……这么说吧,这个办法我们开会的时候也讨论过。如果是平时,那些银行巴不得我们公司贷点款,好完成他们的业绩。可是现在,春蕾医药公司风雨飘摇,哪家银行肯贷呢,财务部那边试者联系了几家银行,要么推脱,就算是答应给款的,也不能马上到账,要过一段时间。哼,过段时间黄花菜都凉了,那时候给款有个屁用。”窦玲的办法让原本提其兴致来的黄维又变得暗淡下去。
在黄维看来,目前境况下,这条路走不通,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意味。
“走正常程序,自然是不行的。以前我在公司的时候,与JS银行的那个副行长很熟,那时候我们公司的几笔款子都是走他的路子。现在他已经是镇南的行长了,我可以去找找他,用我们的公司股份做抵押担保,贷个两三亿,因该是没问题的,而且,时间不会很长。”窦玲道。
“用我们的股份做抵押?这会不会冒险了一些,要是还不上,公司可就易住了呢。”黄维觉得窦玲的这个方案大胆而冒险。
由此看得出来,窦玲在魄力上似乎就要比黄维来得大。实际上春蕾医药公司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与当初窦玲的胆量和实干是分不开的。
后来窦玲离开公司之后,将春蕾医药公司交给黄维打理,其成绩就显得平平,公司起码再也没有突飞猛进的高速发展,营业额和利润都成长疲软。
当然了,这一定程度上与黄维觉得自己功成名就了,相当大的精力花费在玩女人的身上,没有专注在公司的经营和管理上有一定关系。
“富贵险中求,想当初,我们创业的时候,只有二十万,还不是找人借了三十万才干起来的嘛。虽然我们用股份抵押有些冒险,可是好处也是不少的。现在我们公司的股价很低,我们投钱进去,一方面可以拉抬股价,另一方面,还可以吸纳股份,从而使得我们对春蕾医药公司的占股变大。要是能一举成为过半的控股大股东,那么以后涛涛接手就会变得容易。要不然的话,我怕你把位置给他,他也可能会被其他股东联合起来赶下台。”窦玲一双精明的眼睛凝视着黄维道。
“呵呵,嗯啊。”黄维笑着楼主窦玲就在她的脸上猛亲了一口,“老婆就是老婆,还是你考虑得周到,为夫自愧不如啊。”
“没个正经,咱们不是在谈正事嘛。”窦玲媚态的斜睨了黄维一眼娇嗔道。
“咱们现在就是躺在床上开家庭会议,哪里不正经,哈哈哈,事情解决了,我心里畅快,来,我们再来一次。”说着黄维就猴急的一把将窦玲推倒,压住她。
“你还能来啊,你就不怕闪了你的老腰?”窦玲娇笑着戳了黄维额头一下道。
“哈哈,我老当益壮,来吧……我是铁打的金身,金枪不倒的……”
黄小涛回到家的时候,黄维和窦玲刚刚从一室春光的卧室里走出来。
两人是听到动静才不顾劳累爬起来的。
“涛涛,你这是……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窦玲看到黄小涛鼻青脸肿的样子,立马心疼得离开黄维的怀抱扑上去,满是担心和关怀的问道。
上次挨了揍,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因此黄小涛和龙康永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个酒店躲起来。
这回那么多人在场,瞒是瞒不住的,既然瞒不住,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回家,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找家里多要点钱。
下回再要对付胡铭晨,可不能再找东仔那种小瘪三了,必须得找有足够实力的大哥,那需要的钱就不是十万块可以满足的。
这次要玩就玩大的,必须将两次的仇一次性彻彻底底的给报了。所以黄小涛和龙康永已经商量好了,各自回家,然后各自拿出五十万来,凑成一百万。
这回,他们两个要好好玩一票大的,用一百万将胡铭晨给砸死。
“没什么,死不了。”黄小涛脸色难看的将头撇开,不让窦玲将他的脸搂住。
“你看看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什么……呜呜……你告诉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事打架了?”窦玲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都说儿是娘的心头肉,看着黄小涛那惨不忍睹的脸,窦玲的心里面就像是刀扎了一般,“你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我好找他麻烦,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我都说了没事,没事,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黄小涛倔强的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尽量不让窦玲靠得太近。
听到黄小涛说话嘴巴漏风,窦玲一把用力的抱住他,两眼死死的盯着黄小涛的嘴:“牙齿都掉了,哪个挨千刀干的?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我一定让他好看。”
窦玲歇斯底里的,就像是一头发狂了的母狮子。
黄维双手抱在胸前,沉着一张脸盯着黄小涛。
儿子黄小涛有时候在外面也会惹点事,可是靠着家里面的背景,他一般也没有怎么吃亏,像这种被打脸惨揍的情况,以前就没有出现过。
黄维对黄小涛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可是看到儿子现在的这副模样,他心里面也是十分气愤。着简直就是不将他黄维放在眼里。
“夫人,我把药箱拿来了,给少爷擦点药吧。”就在这时,佣人黄妈抱着一个医药箱来到跟前。
黄妈是黄维老家的人,算是带有点亲戚关系。刚才就是她看到黄小涛的惊呼才将黄维和窦玲给吵到惹出来的。
“拿开,涛涛这么重的伤,擦点药起什么作用,我马上换衣服,去医院,就去医科大附院。”窦玲瞪了好心好意的黄妈一眼道。
“我不去医院,要去医院的话,我就不回来了。”黄小涛固执的靠在沙发上道。
“你怎么能不去医院……”
“我就不去,我就不去,你们谁爱去谁去。”黄小涛根本就不给窦玲将话说完的机会。
“他爱去不去,是他受罪又不是别人。平时就叮嘱他,少在外面惹事,少在外面惹事,有精力的话,多到公司里面来学习一下,就是不听,现在弄成这样,怪得了谁。”黄维气呼呼的没好气道。
“黄维,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涛涛还小,哪个年轻人不喜欢玩的。他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这个态度,你到底是不是他爹啊?”窦玲流着泪维护黄小涛顶撞黄维道。
窦玲在理智上也晓得这样纵容是对黄小涛不好的,可是因为前些年很少带他,就总觉得对他有所亏欠,因此,总是就不由自主的溺爱他。
“问题是你说的那些,他听吗?伤成这样还不去医院,怪得了谁?”刚刚与窦玲只见缓和了关系,黄维的话也就没显得太冲。
“涛涛不愿意去医院,那你就赶紧打电话,找两个好点的专家医生到家里来给他看看,如果不抓紧医治,着以后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咋办。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电话找人去啊!”窦玲见黄维不动,声调一下子就拉高起来。
“好,好,我找两个省医的专家来给他看……真是个败家玩意。”临去打电话前,黄维还不忘了数落黄小涛一句。
这样的结果在进门之前就在黄小涛的预料之中,他之所以不愿意去医院,也是怕认识的那些朋友跑医院去看他。但是对于家里找医生到家里来给他看病,黄小涛是不反对的。
黄小涛身上发生的这一幕,在龙康永的身上也相似的发生着,只不过那边龙国宾的火气比黄维要大得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