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六章 山陷閲讀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无用无用无用无用!
阵地后方,手握法杖的机动特遣队辅助组成员们脸色苍白。
他们释放的诅咒技能与控制效果,在李昂身上得不到半点体现,
减缓速度、减少耐力、降低灵气恢复效率、目盲、耳聋、眩晕、遭到重力增加、剥夺感官…
所有诅咒效果,都没能阻止他横冲直撞。
李昂身上原本衣物已经在战斗中灼烧殆尽,露出下方血红色的蜃龙红鬣。
千百道攻击轰打在红鬣外衣之上,却没能撕开哪怕一道口子。
实体弹头旋转着失去动能,
能量攻击则悄无声息湮灭飘散。
攻势越猛,红鬣外衣的颜色就越发鲜艳,如血衣一般柔软舒展。
横劈,竖斩,上撩,斜砍。
李昂握持着霸者横栏槊,野蛮冲散了数名主攻手编成的防线,
他现在的身躯已经逐渐脱离人类外形,
双臂魁梧健硕,右手握着霸者横栏槊,左手则捏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缴获来的双手重锤,
随意一挥就将前方车辆、路面砸扁碾烂,
机动特遣队法系职业者构筑出的屏障,在他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脆弱。
“雷来!”
眼看李昂即将冲烂整个防线,一声暴吼自高空中响起。
轰隆!
水桶粗的雷霆当空落下,劈在李昂头顶,令他身形为止一滞。
咚!
一名男子自高空中坠下,单膝跪地落在地上,砸出深邃凹坑。
他缓缓站起身来,身披黑色大氅,戴着眼镜,五官刚硬,棱角分明,表情阴郁,胡须间电芒闪烁流转,肩上站着一只黑褐金雕。
机动特遣队五队队长,牧擎苍。
“老邢,没事吧。”
牧擎苍面无表情地朝旁边一拽,从卡车车顶中,将邢河愁拉了出来。
“没事,咳咳。”
邢河愁咳嗽一声,稍有些尴尬地拍了拍身上的金属碎片。
他刚从囚魔窟前线回来,一身大大小小的暗伤还没来得及养好,就被拉来充当谈判人。
可惜不知道总部那边做了什么妖,谈判没能继续下去,让他被李昂一拳砸进车里。
牧擎苍没有在意邢河愁复杂的心理活动,转头看向战场中心。
雷击造成的短暂间隙,让机动特遣队成员勉强顶上了防线,将李昂团团围住,
远处辅助组竭力施法,令李昂脚下地面软化,变为拥有生命的泥浆,死死缠住他的双腿。
与此同时,
异学会的法系职业者也祭起法坛,燃烧线香,摇起铃铛,齐齐念诵咒语,在半空中制造出一个硕大无朋、铁画银钩的半透明大字——【山】
呼——
【山】字疾坠而来,压在李昂身上,令他双膝猛地一弯。
好重。
明明是透明字体,却有着千钧之重。
李昂丢下无名重锤,收起霸者横栏槊,双臂擎天,托举住【山】字,一点一点挺直腰身。
【陷】!
半空中再次浮现苍劲大字,急速坠下,压在【山】上。
李昂脚下地面莫名一塌,脊背弯曲,周围泥浆仿佛得到感召一般,奔涌过来,试图将他吞没。
【凝】!
周遭空气突然停止流通,游离能量也被固定在原地。
李昂呼吸不畅,心脏剧烈跳动。
【囚】!
李昂身形急剧下陷,双腿连同腰身一起,坠入地面之下。
哗啦——
异学会阵营中,不少法系职业者面色惨白,昏倒摔在地上,
残余者狂饮泉水,颤颤巍巍地准备书写下最后一字。
傷…
笔画在空中慢慢成形,
托举着铁画银钩字体的李昂,却狞恶笑了起来。
“不好。”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六章 山陷看書
在旁观望的牧擎苍眼皮莫名一跳,
他所戴着的、检测战力的眼镜急剧变红,咔嚓一声裂开纹路,
肩上站着的金雕像是感受到强烈威胁一般,展开双翼,双眸凝冷。
砰砰砰砰!
李昂身躯中传来了炮弹炸裂般的沉重声响,本就魁梧的异变身躯再次膨胀,
双腿踩踏着【梯云纵】技能造就的无形阶梯,一步步登出泥潭,
双臂陡然延展增生,缓缓施加力度,积压最下方的【山】字,令其发出艰涩吱呀声。
咔嚓!
【山】字崩裂解体,
李昂缓缓挺直脊背,将【陷】、【凝】、【囚】三个大字,一并挤爆撕碎。
“噗!”
异学会的法职者们齐齐喷出鲜血,倒退数步,
珠光宝气的法坛之上,烛光飘摇颤抖,几欲熄灭。
“你们,就只有这点手段么。”
李昂狞笑着扭了扭脖子,高大如恶魔一般的血红身躯,朝着机动特遣队缓步踏去。
“停下!”
牧擎苍暴然一喝,他身上黑色大氅烈烈摆荡,十指指缝间电光跳跃,
整个身躯以肉眼只能看见残影的速度蹿出,一拳锤向李昂胸口。
啪。
李昂单手接住了牧擎苍的一拳,完全没有在意拳头上附着的电光,随意合拢手掌,像捏筷子一般捏向牧擎苍手腕。
后者身形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也算魁梧,但在解除了身躯限制的他面前,却矮小如同孩童一般。
李昂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牧擎苍的左手手腕元素化,变为雷电,躲开这一抓,
右拳则抓握着细密的苍蓝色电网,一拳砸向李昂胸口。
滋啦——
雷电网络如章鱼般包住李昂胸口,释放强劲电流,整件红鬣外衣都为之微微发亮。
成功了!
牧擎苍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透过红鬣外衣,他能看见对方的胸口整块焦黑坍塌下去,恐怖雷电蒸发了肌肉中蕴含的水汽,直接令肌腱萎缩干枯。
“小心!”
远处,邢河愁却瞳孔骤然一缩,高声提醒。
小心什么?
牧擎苍后知后觉地感到一股莫名寒意,
只见随着电光衰退消散,李昂胸膛处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膨胀复原,重新撑起了红鬣外衣。
“不错。”
李昂冷漠地抓住了牧擎苍的右手手腕,“你比他们,要强上一些。”
牧擎苍只觉一股寒流自背后涌过,他肩上的金雕扑扇双翼,掀起迷人双眼的沙尘风暴,剃刀般的利爪抓住牧擎苍双肩,拽着他向后飞去。
然而,牧擎苍的手腕,却被沼泽神力缠绕,无法元素化逃离。
砰!
李昂捏着牧擎苍的手臂,将其如麻袋一般重重摔在地上,砸出人形凹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