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丹武毒尊》-第兩千七百一十九章 對望看書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匡珩看着蒙扈,这个家伙居然还有些不服气,这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可笑。
優秀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第兩千七百一十九章 對望
武皇五阶,那在阴焰界里面也的确是一方强者,甚至说得上是顶尖的存在。但是,一个蒙扈,放在这诸多的五阶强者之间,也就不是那么起眼了。
一个靠着运道能够走到今日的野修罢了,居然还胆敢质疑阴焰界的三大头之一?这种说法,说出去恐怕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但现在乃是携手对敌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必要去计较太多。接下来的战局,大家都当全力以赴,若是谁藏私的话,亦或是闹出内部矛盾,那都是不利于战局的。
所以现在容忍他几分,也无所谓。就算心中有着诸多不悦,等到这一场风波过去后再算账,也不迟。
“这三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当真就那么厉害?”一个五阶修士站了出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因为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着实显得有些紧张。而且这五阶修士,他们阴焰界更是不少,数量也足以将其碾压几回。但是现在做出这般模样,那就有些过了。
“摩斡师叔,你们仔细思量一下,自然也就能知晓其中利害。”匡珩无奈摇头,道。
问话之人顿时眉头一沉,这句话完全就是在说他们没脑子啊。如此说话,是不是有些过了?
然而匡珩却是一副却是如此的模样,让其更是怒火中烧。这个小辈,难不成就仗着自家师傅的喜爱,就胆敢目无尊长?
你匡珩就算再出色,那也只是一个徒弟,乃是外姓人,还敢得罪他们本家的老人?如此恃宠而骄,也不想想如何给自己留退路?
“摩斡师叔,切莫动怒。你还可曾记得,当初师侄我和行天一战,若不是你出手及时,我这条小命可就没了啊。”匡珩无奈道。
听了此话,摩斡的神情也变得精彩不少。
你小子既然还记得这些事情,说话还如此,其心何在?
“当时摩斡师叔都无法拿下行天,又如何能够确信,就能够用寻常手段打得过击败行天的萧扬?”匡珩笑道。
如此简单的道理,那只需要稍稍想一下就能明白,又何必自欺欺人?
当然,大家可能都想过这一点,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所以才刻意去回避一些关键之处。
行天那是何许人物?一手压得两个世界的天才都黯然失色的存在,不敢与其争锋。纵然是一些老家伙,都奈何不得,甚至为之头疼的存在!
这一点被匡珩说破之后,顿时众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几分。
对方那几乎就是同境的佼佼者,甚至是压过行天的存在,那等实力,是何等恐怖?
蒙扈只是哼了一声,显然对于这样的说法依旧是有些不满意的。这完完全全就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如此作为,当真是让人看不懂,也十分不爽。
“看来当真是我们思量的少了。”摩斡苦笑一声,嘀咕道。
如此想来,这一场战事,也的确是值得严阵以待的。纵然对方只有三人,但也仍然不容小觑。
若是大意分毫的话,说不得自己的小命都会交代在这里。
但是他们今日的目的,便是要斩杀那三个外界人,恐怕最终的结果,也会有着数位大能在此陨落。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大战之中没有伤亡又怎么可能?倒是那些站着位置的庸碌之人能过腾出来,也是好事,可以让那些天资好的弟子填上来,也不错。
摩斡只是淡然一笑,阴焰界的时局,要变咯。
当初匡珩败给行天之后,便就痛定思痛,经过无数年的打磨,他的实力也同样不差。甚至,距离武皇六阶,也不过只是半步之遥罢了。
一旦突破境界,那么匡珩就会去找行天一战,将当初的耻辱洗刷干净。
想不到,在这之前,却有人出现先将行天击败。
今日若是能够在此斩杀萧扬的话,那么他匡珩的地位,恐怕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师傅的青睐再加上呼声极高的状况下,他真正成为摩家势力的核心人物,也是有所可能的。
现在匡珩看上去得宠,但却一直都没能够触碰到真正的核心。
旋即,匡珩眉头微皱,他也住了口,看向前方。
众人也已经能够看到那个飞行船的模糊形状,想不到他们还当真有着胆子横冲直撞的到来。
这一点,倒是出人意料。
但是匡珩却觉得不奇怪,对方所谋甚大,那么自然也就需要受一些风险。而这,便是他们能够将其斩杀的依仗所在。
飞行船上,三个年轻人显得也是十分轻松,完全没有枕戈待旦的紧张神色。
之前他们的确有些紧张,但是在短短时间之内,早就将自己的心境给调整好了。
如今的他们,更是能够以十分从容的状态来面对这一战。
“看对方这阵容还真是不差,你说这先头部队只是开胃菜,对我们的试探,用得着这么豪华么。”白剑趴在栏杆上,一副百无聊赖模样,笑道。
仅仅只是五阶强者,便就有着好几位,至于武皇大能,可谓不计其数。
可见摩家势力在这短时间里面,几乎将自己全部的实力都收敛了起来,要的就是和他们三人,决一死战。
萧扬耸耸肩,道:“信不信由你,怒河才是正菜。”
当然,开胃菜自然也不简单,如果牙口不够好的话,很容易将牙给崩了,被活活噎死。
对方想要将他们三人的实力摸一个通透,那么自然也就需要拿出相匹配的实力来才行。甚至,还要将他们压过才行。
不然随意派遣几人前来,恐怕也没有任何意思,只是送死罢了,想要试探出他们的能耐,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只是开胃菜的话,我们又何必如此的大张旗鼓?”白剑无奈道。
来的路上,这一场战斗该怎么打,萧扬也都已经安排妥当。
甚至就连一些细节都未曾错过,说的详细至极,没有纰漏。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