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玩家兇猛討論-第三章 突破看書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咚!
精华都市言情 玩家兇猛 愛下-第三章 突破熱推
荀子安一拳扎进水泥路面,勉强止住暴退之势。
他的双臂微微颤抖,骨骼弯曲变形,皮肤因毛细血管大量爆裂而变得血红一片,细密血珠沿着手臂滑下,与指缝间滴落。
“队长!”
焦急呼声从侧方传来,初荫前踏一步,自手掌中甩出三根针筒,飞驰着扎在了荀子安的背上。
针筒自行挤压注射,将淡红色液体打入荀子安体内,令后者手臂上的伤势逐渐恢复。
骑在恐惧战马背上的李昂没有继续追击,他拧了拧手腕,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复原声。
飒——
破空声自后方传来,同样隶属于机动特遣队五队的灰烬,穿过屏障,悄然闪现至李昂后方。
他的手中握持朴素短剑,
周围弥漫着大量灰色粒子,隐隐约约构成三道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影,同样手握短剑自左右前方齐齐冲来。
【影术·十字围杀】
李昂微侧过头,周围视线被灰雾笼罩,空气阻滞凝固,
透过雾气薄弱处,能隐约看见十字路口处,数名机动特遣队干员急速念诵起了咒语,
他们身后,由四片晶体扇叶组成的两座激光炮塔,正在缓缓充能。
“唉…”
雾气中,似乎传来了李昂的轻声叹息。
急速冲锋的灰烬只觉胸口莫名一阵疼痛,眼前景象骤然混乱。
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砸中了他的胸口,肋骨瞬间凹陷断裂,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地面摔去。
制式装甲的防御,灰雾遮蔽的掩护,身上携带的被动触发防护道具,
都没能阻止他被破雾而出的槊杆,狠狠戳进地里,砸出一个人形凹陷。
灰雾应声消散,维持着刺出槊杆姿势的李昂,不去看再起不能的灰烬,转头望向前方路口。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与他隔着一道半透明屏障遥相站立的机动特遣队干员们心底一抖,加快了咒语的念诵。
高空天象急剧变化,整片天空蓦然阴沉下来,
乌云积聚堆叠,雷电游走摇曳,发出滚滚雷声。
召雷?
李昂一甩霸者横栏槊,震开突袭而来、试图救走灰烬的超凡者,
驾马朝着前方那被擎天立地屏障所阻断的路口埋头冲刺。
他要干什么?!
屏障后方的机动特遣队干员们面露惊骇神色,手中长枪短炮齐齐开火,编织出一面密不透风弹雨。
各式子弹炮弹迎面轰来,李昂却抛出了一颗上紫下白,印有M字样的球体。
完美级道具,【次级大师球】
精灵球自动打开,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芬克斯坑兽浮于现世。
与上次出现相比,这头生物兵器又经过了大量改造,
原本就坚韧牢固的灰白色皮肤上,套了数层厚重的合金装甲,
锋锐堪比刀刃的爪子上,戴着可以露出爪刺的防护拳套。
全身上下看起来最像是弱点的颈部断面(芬克斯坑兽没有脑袋,脖颈断面处有分裂成三瓣的环形口器,以及六颗眼睛),
也被看似粗制滥造、实则坚硬强固的水桶状半镂空头盔所覆盖。
“吼!!”
芬克斯坑兽刚一出现便扬天怒吼,如猿猴般垂落下来的健硕双臂,重重砸在地上。
枪林弹雨轰击芬克斯坑兽体表,
实体弹头被合金装甲弹飞或者拦住,
能量弹药也在穿过厚重金属板后,丧失余势,悄然熄灭,或是在芬克斯坑兽皮肤上留下不浅不重的白色痕迹。
极少数继续射向李昂的子弹,则被芬克斯坑兽双臂砸起的水泥地面碎块,统统挡下。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
十字路口上空的乌云刚刚蓄满雷电,激光炮塔刚刚充能完毕,
驾驭着恐惧战马的李昂便已持槊冲到了屏障前方。
长槊的残缺槊刃,旋转着刺向擎天屏障。
两者接触,碰撞,迸发出耀眼夺目火星。
嗡——
屏障表面浮现水波状纹路,
颜色由淡蓝急剧转红。
斜斜搭设在装甲车顶部、维持着屏障的铋金属柱体,剧烈震荡起来,带动下方的沉重车辆微微震颤。
肉眼可见的,整面屏障慢慢弯曲,变形,
车轮早已锁死的装甲车,一点一点被推向后方,沉重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噪音。
终于。
铛!!
变形到极致的擎天屏障炸裂开来,
足以震碎常人耳膜的轰然巨响在十字路口迸发,
四周店铺的落地窗户齐齐碎裂,
街道上没有来得及撤离的无人车辆,也在车窗破裂之后,纷纷发出鸣笛响声。
“…”
李昂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指向左,释放解离术,轰暴了来不及转向的激光炮塔,
长槊向右,将另一座炮塔拦腰斩断。
周围的机动特遣队干员试图上前阻拦,却被后方急扑而来的芬克斯坑兽,一掌一个拍飞——
这头没有痛觉、没有理智的生物兵器犹入无人之境,
庞大身躯护在李昂上空,随手掀飞车辆,拍走来敌,
任凭密不透风的枪林弹雨、符箓法术打在身上,装甲逐渐剥落,体表伤痕累累,也不退一步。
砰——
伴随着最后一辆装甲车被拍进路边咖啡厅,碾碎木质吧台,
前方道路彻底畅通无阻。
“回来吧。”
李昂一捏精灵球,球体放出白光,将芬克斯坑兽收回隐秘空间——后方街景狼藉一片,像是拆迁现场一般,满是残垣断壁。
李昂没有在后方留恋哪怕一眼,
恐惧战马提至满速,沿着特事局紧急疏散的城市街道狂奔。
特事局对于各类型的异变危机,早就有着数不清的详细预备方案,短暂时间内,已经将消息告知给了城中各个据点,
他们猜到李昂的目的地是特事局总部,
提前清空疏散了沿途所有街道,开辟出一条空旷道路。
所过之处,原本繁华闹市变得寂静无声,
整座城市仿佛被放入树脂中一般,静滞冻结。
恐惧战马的马蹄践踏在跨海大桥之上,
高空中数架武装直升机缓缓下降,
其中一架只是稍稍靠近,其螺旋桨叶便莫名爆裂,机组成员慌忙跳机,数秒过后急速下坠的直升机便被火球吞没,残骸砸在一辆无人车辆上,引发殉爆。
视距之内,没有什么,能避开柯尔特左轮的必中射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