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九十一章 度化沾果熱推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承蒙诸位仙师出手,我儿才得安然回宫,本王特来相谢。”骄连靡牵着儿子的手走到近前,主动行了抚胸礼,说道。
沈落几人见状,也立即纷纷还礼。
只有疯子沾果在看到国王身上的装束时,抬手指着他头顶上的王冠,大声痴笑不已。
一旁侍卫见状,纷纷欲上前将其拿下,结果都被骄连靡喝止了。
他对于沾果的来历自然早就清楚,所以并未计较,转而问道:“听闻几位仙师,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先前实在是怠慢了,还望诸位海涵。”
“陛下不必如此,入城以来便被带至驿馆休息,小住的这些时日也颇受礼待,哪有什么怠慢之说,我等亦是感激不已。。”白霄天抱拳道。
“敢问仙师,先前作祟的是何妖物?诸位又是如何救回我儿的?那厮可曾伏诛,若是没有的话,有林达禅师在,定能将其降伏。”骄连靡问道。
说罢,他略微侧过身,站在他身后的林达禅师,随即上前半步,向沈落几人合掌行礼。
“不过是一头普通沙妖,已经伏诛了,倒是不用再麻烦禅师了。”沈落还礼道。
“如此自是甚好。这位小禅师看着年纪不大,身上气象看着却颇为不俗,倒像是有大功德在身的,不知是出自中土哪座禅院?”林达微微颔首,视线落在禅儿身上,开口问道。
“禅师谬赞了,小僧在金山寺出家,不过是个参禅日短的小沙弥罢了。”禅儿还礼道。
“金山寺……莫非就是当年玄奘法师出家的那座禅林寺院?”林达禅师脸上神色微微一变,顿时有些惊讶道。
禅儿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怪不得看小禅师一身佛光罩体,原来是金山寺的高僧。当年玄奘法师历经千辛万苦,从西天佛国求取来大乘佛经,造化无量功德。如今小禅师继承禅师衣钵,再来我们这西域之地,正是应了天兆,数日之后恰逢大乘法会召开,恳请小禅师一定要登临法坛,为西域三十六国数十万僧众讲经诵法。”林达禅师惊喜不已,又是深深施了一礼。
禅儿见状,显得有些左右为难,分别看了沈落和白霄天一眼,见两人也是一脸无奈,只好说道:“小僧才疏学浅,佛法造诣浅薄,实在当不得高坛讲法之能。”
超棒的小說 大夢主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一章 度化沾果推薦
“讲法论道,没有高低薄厚之分,只要小禅师能够莅临,哪怕不与僧众讲经,同样也是无量功德。”林达禅师说道。
“即是如此,小僧就却之不恭了。”禅儿见实在推脱不掉,只好说道。
“荣幸之至。”林达禅师再次说道。
“驿馆毕竟简陋,几位仙师还是移居王宫去,好让本王尽一番地主之谊,也算报答诸位救护我儿之恩。”骄连靡开口说道。
“多谢陛下美意,我等已经习惯住在这边,迁居王宫必定又要劳师动众,实在非心所愿,还望陛下理解。”沈落略一犹豫后,拒绝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九十一章 度化沾果相伴
“好,好,不渡,不渡……”
众人正说话间,沾果又发起疯病,口中开始胡乱叫喊起来。
禅儿看了他一眼后,又转过头与众人合掌行礼,然后便告辞离开,牵着沾果的手,往自己的房屋内走了回去。
“小禅师这是……”林达禅师见状,有些不解道。
“禅儿师父说要度化沾果,助他转醒。”祁连靡闻言,开口说道。
“沾果身上沾染的因果繁重,小禅师当真是普渡慈航的高僧,竟能发愿度化于他,贫僧诚不如也。”林达禅师闻言,眉头一蹙,显得颇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便又笑道。
而后,众人又言语几番,骄连靡便带着众人离开了驿馆。
临走之时,祁连靡询问沈落,自己能不能再来这边找他们,沈落点头应允了下来。
送走众人后,沈落和白霄天来到禅儿屋外,轻叩了几声门扉。
“请进。”禅儿的声音从屋里响起。
沈落随即推门进去,就看到房内地面上摆着两个蒲团,禅儿盘膝坐在左边,沾果则是瘫坐右边,眼神飘忽地在屋内扫视。
“沈施主,白施主,我要以清心咒为他开智,请你们帮我在外面照看一二,到时候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我没开口请求,你们就不要进来。”禅儿看向两人,语气郑重的说道。
沈落与白霄天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如果有什么意外,一定第一时间叫我们进去。”沈落有些担忧道。
“好。”禅儿点头道。
说罢,他起身从桌案上取来一个精巧的三足香炉,点了一支凝神檀香后,重新落座。
沈落和白霄天便退出了房间,关上房门,站在了外面。
很快,屋内响起一阵木鱼敲击的声音。
“笃笃……”
伴随着不紧不慢的木鱼声,禅儿吟诵经文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
沈落两人隔着屋门,听着那梵语之声,心中也渐觉安定,下意识地盘膝坐了下来,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屋内已经点起了烛火,点点带有暖意的光芒从里面透了出来。
忽然,屋内“哐当”一声响!
打坐中的沈落和白霄天同时睁开了双眼,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白霄天下意识就要推开房门,被沈落抬手拦了下来。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夢主 txt-第六百九十一章 度化沾果閲讀
他走近房门,透过房门缝隙朝里面打量了进去,结果就看到地上摔着一只铜香炉,原本与禅儿对坐的沾果却扑在了禅儿身侧。
他的脸上五官扭曲,神情癫狂,全然是一副狰狞之色,对着禅儿拳打脚踢。
禅儿则是双目紧闭,手里敲着木鱼,嘴里诵着经文,任凭沾果在身上各种摔打,岿然不动,看着竟如如佛像一般稳固。
沾果摔打了一阵后,似乎觉得有些不过瘾,竟是一转身,抓起地上滚落的香炉,作势就要朝着禅儿的头顶砸落下去。
沈落目光骤然一缩,立即就要出手阻止,结果却看到禅儿闭着双眼,朝着他的方向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多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