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霧中紫羅蘭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清晨,微凉的晨风穿过敞开的窗户吹进房间,风中带来了庭院广场上卫戍士兵们集结操练的声音,赫蒂脚步轻快地穿过走廊,走进高文的书房,将一份报告送到了高文面前。
“先祖,神权理事会文件——编号EC-27的测试项目顺利完成,这是相关数据和汇总记录。”
高文将目光从眼前的资料上移开,接过赫蒂递过来的文件,快速翻动中,一些关键信息迅速进入他的眼帘:“……测试过程中,项目G-1对项目G-2施加的‘奇迹’影响确实透过了空间和虚实的阻隔,直接作用在了躯体上……并未发生神性领域的污染,也未观察到任何形式的‘溢出’现象……对项目G-1进行的后续监控和测试表明,其神性部分并无复苏的迹象,也没有和现实世界的任何心智产生灵性连接……
“……综上所述,非指向性思潮的实用化已取得实质性成果,其效果不仅局限于被动的‘隔离’,也可进行主动的、可控的、针对性的防护……
“另补充说明,项目G-1在本次测试中表现出了极高的配合,他赢得了项目组所有成员的敬意……”
“在帕蒂和阿莫恩身上做的测试成功了,”几分钟后,高文放下文件,抬头对赫蒂说道,“在没有任何外界意志干扰或暗示的情况下,他们的越界接触没有产生污染——在神经网络底层弥漫的非指向性思潮是有效的,现在我们不仅仅可以在忤逆堡垒中制造一个‘防护场’了,而是只要神经网络覆盖到的地方,反神性屏障都可以发挥作用。”
赫蒂露出一丝笑容:“现在再配合上‘广播装置’,即便某个神明突然陷入疯狂,我们也不必担心民众会直接被转化为狂信者,更不必担心他们会变成疯神的力量来源了……”
“不仅如此,”高文笑了笑,手指轻轻敲了敲放在桌上的文件,“神明与现实世界建立连接的‘桥梁’扎根于思潮中的映射关系,而现在我们已经逐步将这种映射关系变成可控的——至少是可干扰的,那么按照最新的理论,只要反神性屏障的力量足够强大,广播装置足够密集,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打断疯神在现实世界的降临过程。”
“……这是一道最终的保险,”赫蒂表情严肃,语气低沉,“虽然我们要竭力避免众神走到‘疯神’的阶段,但一旦这个阶段到来,我们也终于有了能有效与之对抗的杀手锏……希望这项技术能尽快成熟,冬堡战场上的惨烈一幕也就不会重演了。”
想到在冬堡战场上所目睹的一切,高文肃然地点了点头,随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接下来……就是尽最大努力让神经网络迅速扩大规模了。我们已经和白银帝国签订了信息接口协议,和提丰那边的‘传讯塔管理协会’谈判也很顺利,奥古雷部族国境内已经开始大规模铺设魔网,圣龙公国那边进展也很快……但最大的问题果然还是北边的那群‘隐士’啊……”
赫蒂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反应过来:“您指的是……紫罗兰王国?”
“是的,紫罗兰王国,隐士般的法师国度,”高文有些头疼地点了点头,食指揉着眉心,“他们与洛伦大陆之间仅隔着一道海峡,然而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却比隔着整个刚铎废土的白银帝国还要遥远。他们再次拒绝了并入联盟通讯协议的邀请……而且这次还是千塔之城直接发来的回函。”
赫蒂略一回忆:“但我听说他们并非彻底拒绝?”
“是的,理论上谈判倒是有些进展,”高文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同意了在几个主要的海岸城市设立联盟通讯站,以方便从洛伦大陆前往紫罗兰边境做生意的商人和冒险者们与联盟联络,但他们拒绝在‘紫罗兰网道’和联盟通讯网之间建立接口,任何接口都不行,也拒绝引进浸入舱、神经网络节点之类的关键设备。”
“这就麻烦了,”赫蒂理解了高文的苦恼,她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拒绝这些关键的东西,就意味着神经网络根本连不过去——在边境城市树立几座魔能方尖碑是没什么意义的,反神性屏障的关键在于神经网络的覆盖率……”
说到这她顿了顿,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他们难道不知道神灾的威胁么?还是不相信我们已经公布出去的那些东西?”
“不,从千塔之城的回应来看,他们知道,也相信,他们甚至表达了敬意和对整个世界的祝福,”高文摊开手,“但他们自己不在乎。”
赫蒂目瞪口呆:“……这……这真的不是某种挑衅么?”
“我也这么怀疑了很久,但现在我只能确定他们是真的不在乎,”高文有些头疼地说道,“千塔之城中那些神秘的‘高塔隐士’们……他们好像真的把自己从这个世界放逐了一样,不在乎世界的存亡,不在乎整个凡人文明的延续,甚至不在乎自己是否会死在下一场神灾和魔潮里。说真的,我有点无法理解他们的思路……感觉简直不像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物种。”
“真是很少看到您会露出这样苦恼的模样,”赫蒂看着这样的高文,脸上却忍不住露出了一缕笑容,但她很快便把这缕笑容收敛起来,语气也恢复了严肃,“先祖,坦白说,我对紫罗兰王国其实一直有一份额外的关注,而我对这个王国的印象……或许您有兴趣听听。
“您是知道的,我本人也是一名法师,而任何法师都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魔法奥秘有着两座高峰,一个是位于白银帝国境内,由精灵们建立和主导的‘星术师协会’,他们深厚的魔法底蕴毋庸置疑,然而由于神经系统上的差异,精灵的魔法体系和其他种族并不兼容,所以这座‘魔法高峰’从来都不会对外族开放。而另一座高峰……便是紫罗兰王国的‘秘法会’。
“紫罗兰王国是个隐士般的法师国度,但它的‘边缘’部分却仿佛某种‘过渡带’般并不是完全封锁的,这个王国仍然和洛伦大陆建立着交流,它的沿海城市也有专门对商人和旅行者开放的机构,生活在那里的紫罗兰公民也有着和我们差不多的生活方式,去过紫罗兰王国的人都知道,生活在那里的人其实和我们一样,也都普普通通。
“然而只要越过了那座巨型岛屿的边缘区域,稍微向着它的深处走一走,情况便会大不相同——据说那里有着与洛伦大陆风格迥异的魔法城市,阴森古老的高塔如丛林般伫立,魔法力量浸润并改造着王国腹地的环境,虚实界限变得模糊,甚至连生活在那些地区的人……都显得神神秘秘,诡异古怪。
“有进入过那片‘腹地’的人,他们回来一致的描述就是仿佛走入了某种‘异域’,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笼罩着那片区域,长期置身其中甚至会感觉自己在被那里诡异的环境同化,并渐渐忘却在外面世界的‘正常生活’是什么模样……当然,最后这部分描述往往被证明都有夸大之处,但既然有这样的传言四处流传,就说明紫罗兰王国的核心区域确实有着古怪。”
高文认真听着赫蒂的讲述,这是他在以往的报告书中很难看到的内容——这些内容里夹杂着赫蒂个人所掌握的怪谈野史以及她作为一名法师对紫罗兰王国的印象,这种情报的准确性或许不高,却足以开启他一些全新的思路。
“从你的描述中……就好像那个王国从外向里分了层似的,”高文摸了摸鼻尖,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越往里面越怪异奇诡,还和‘外面的世界’有着截然不同的环境……这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个凡人建立的国度,倒更像是用来封印镇压什么东西的‘秘境’了。”
“并非没有这种说法,”赫蒂一摊手,“某些学者便是这么描述紫罗兰王国的,他们说那个国家就是一个巨大的秘境——整座岛屿上一半的东西是谎言,一半的东西是幻影。”
高文没有回应这个听上去就过于荒诞的奇闻怪谈,而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一边思索一边慢慢说道:“你刚才提到了紫罗兰王国的‘秘法会’……我对这个组织是有印象的。魔网的奠基人,那位无名的野法师……他就曾被秘法会驱逐,而且据我所知,每年都会有一些秘法会的成员离开紫罗兰王国,在洛伦大陆北部游历……”
“是的,确实存在这样的游历法师,他们有时候甚至会接受北方国家的雇佣,担任某些领主或君王的魔法顾问,但这些法师很少提起自己国家的事情,”赫蒂点了点头,“他们在离开紫罗兰王国的时候似乎都会接受某种‘记忆重塑’,封印掉了关于紫罗兰腹地,尤其是关于千塔之城的诸多记忆。而这种现象更是增加了紫罗兰王国在洛伦各族眼中的神秘性。”
“……你要这么一说,我对这个国家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高文念叨着,用手指轻轻搓着下巴说道,“连‘记忆重塑’这种手段都用上了,那看来这个国家隐藏的秘密可不小啊。”
赫蒂一时间没有说话,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片刻之后她才突然开口:“先祖,如果说到和紫罗兰王国之间的联系,我倒突然想起一件事……您知道么?在您所熟悉的人中就有一位和紫罗兰王国打过交道,而且是很深的交道——她甚至曾经进入过千塔之城。”
“进入过千塔之城的人?”高文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有这么一位?是谁?”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霧中紫羅蘭看書
“北境大公,大执政官维多利亚女士,”赫蒂一脸认真地说道,“她在少女时期曾经在千塔之城‘进修’!”
高文怔了一下,过了两秒才突然反应过来:“啊,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听说过的……维多利亚,在安苏时代便是整个北方地区最卓越的魔法天才,有记载说她的才能被紫罗兰王国看中,甚至有幸被邀请前往千塔之城进修……我竟然一直没想起来这件事!”
“这很正常,因为这件事背后恐怕同样没多少情报可以挖掘,”赫蒂点了点头,“就和所有从紫罗兰腹地离开的人一样,维多利亚女士也并不记得她那段不可思议的‘求学时光’——相关记忆被封印了,所以她也几乎从不对外提起这件事情,旁人当然更不好频繁讨论一位上层贵族的私人事务。”
高文曲起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子上的文件,一边敲击一边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北方大公的继承人……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倒真不愧是‘剑与魔法的田园时代’。但不管怎么说,这引起了我的兴趣——连线凛冬堡,我要跟维多利亚谈谈。”
“明白,”赫蒂立刻点头,“我这就呼叫。”
设置在书桌旁的魔网终端被激活了,一条内部线路迅速发出呼叫,远在千里之外的凛冬堡在几秒钟内便做出了回应——幸运的是,维多利亚这位忙碌的北方管理者今天正好就在自己的城堡里,她很快便出现在高文面前。
“我们正在讨论关于紫罗兰王国的事情,”高文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听说你曾去过千塔之城,而且是因天赋卓越被选中,去秘法会的总部进修——我对你的这段经历很感兴趣。”
维多利亚没想到高文突然呼叫自己竟是为了此事,她显得有点意外,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这没什么可隐瞒的,但……我其实并不记得自己在千塔之城求学的具体经历……您是知道的,紫罗兰王国严格控制着它的秘密,哪怕是秘法会里的紫罗兰公民们,要离开千塔之城也必须经过记忆重塑……”
“我知道这个,刚才赫蒂跟我说了,”高文点点头,“所以我感兴趣的是你进入千塔之城前的记忆……他们是如何挑选有资格的进修者的,进修者是如何前往海对岸的紫罗兰王国的,在从边境地区前往千塔之城的路上能看到些什么,听闻些什么……这些东西你应该还记得吧?”
维多利亚认真听着,慢慢点了点头:“当然,这些经历我大部分倒都还记得——既然您感兴趣,我可以讲给您听听。”
“这是一段非常有‘法师风格’的经历,它总结下来大体就是这样:有天赋的年轻人被神秘的魔法之国接走,接受奥术真理的教育和引导,经历了半年仿佛人间蒸发般的‘失踪’之后重返人类社会,不再记得自己过去半年的具体经历,因为神秘的魔法之国需要继续保持它的神秘——唯一能够证明那段‘求学’经历真实存在的,只有愈发精进的魔法力量,以及仿佛是凭空出现在自己脑子里的知识和法术模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